<li id="uzqva"></li>
<tbody id="uzqva"></tbody>

  • <dd id="uzqva"></dd><dd id="uzqva"></dd>

    您当前位置:中国菏泽网  >  美文美图  > 正文

    消失的吆喝声

    作者: 任亚军 来源: 牡丹晚报 发表时间: 2022-12-30 11:11

    □任亚军

    每当夜幕低垂,落日俯下身子轻吻山头的时候,耳边总会响起那一声声带着关中方言腔调的吆喝。

    这一声声清脆的吆喝仿佛能唤醒沉睡的山河,总能让人感受到这个城市的活力,给人催人奋进的动力。尤其是在疫情肆虐的这几年,更需要这样的声音响彻大街小巷,但好久都没有听到这样的吆喝声,让人怀念。

    前些天,和友人坐在路边吃烧烤,无意中提起,以前经常在这里看到一个慈眉善目的老人,走在昏黄的余晖中,用特有的嗓音吆喝着:“咸鸭蛋……咸鸭蛋……”那一声声吆喝底气十足,声音洪亮,久久在人群中穿梭。这种吆喝声经过岁月的洗礼,逐渐变成了一种文化沉淀,一种文化符号,一种令人一提起便兴奋的乡愁。

    友人说,那个卖咸鸭蛋的老人在夏天的时候去世了,再也听不到有人吆喝咸鸭蛋了。我的心紧绷一下,身体突然散下来,感觉那声音瞬间变成了一个破碎的旧梦。痛心的是不仅让我失去了熟悉的记忆,更让这个城市失去了一丝烟火味。再回忆,那人,那吆喝声,都变成了亘古不变的黑白剪辑。

    现代的城市里,很难再听到独特的吆喝声。卖花声藏进了花店,茶叶蛋潜入水底,豆花声住进了小店,冰糖葫芦躺到了玻璃柜……满大街都是店铺,那些走街串巷的叫卖声越来越少,令人唏嘘不已。也许有人还记得卖咸鸭蛋的老人,也许有人已经习惯了没有他的声音,但是老人自力更生的事迹却永远不会被人遗忘。

    老人卖了二十八年咸鸭蛋,从西关老街吆喝到老火车站,从经二路吆喝到陈仓大道。随着时代日新月异的发展,老人与时俱进,以前推着自行车,现在骑着电动车;以前全靠嗓门吆喝,现在用喇叭播放录音。老人对普通职业的坚守,将一件事做到极致,令无数人佩服。随着网络的发展,没想到老人的这一声声吆喝竟然弄出了大名堂,不仅让他走红了网络,上了报纸,参演了微电影,还多次登上了央视……虽然这样红火,但老人依然坚持做这一件事。时代变了,那吆喝声却从来没有变味。

    每次碰见卖咸鸭蛋的老人,他总是眯着眼睛,微微笑着。记得有一次,我准备买几个咸鸭蛋,问老人:“你这咸鸭蛋怎么样?”老人咧开嘴,哈哈一笑,手里捏着一个咸鸭蛋,说:“小伙子,你放心,我有独门腌制咸鸭蛋的秘方。你就放心买吧,我这一路走过去,很快就卖完了。”我对着老人连说几个好,随便挑了几个咸鸭蛋,便看着老人的背影渐行渐远。最后敲开咸鸭蛋,准备吃的时候,看着蛋黄咸香流油,只看一眼就能让人口齿生津,更别说吃到嘴里又会是怎样的唇齿生香。老人曾经患有癌症,而且两次抗癌。他没有选择躺下,拖着带病的身子走了二十八年,做自己喜欢的事情,让生活没有想象的那么不堪。老人用二十八年的坚守唤醒了无数打拼的人,也让这座城市贴上了自强不息、奋斗不止的标签。

    恍惚间,我好像又听到了那一声声穿透力极强的吆喝声。这吆喝声听起来是多么的悦耳动听。我好像又看到了那个老人推着车子向前走的背影,不管从什么角度看,都是生生不息的风景。

    我想,这个城市是真的再也听不到老人的吆喝声了,心里总觉得少了些什么。但是他在这闹市中行走自己的江湖,用他那独特的吆喝声不断提醒我:做自己喜欢的事,要坚守自信,还要不忘初心。

    责任编辑:
    分享到:
    中共菏泽市委网信办主管 菏泽日报社主办| 新闻刊登批准文号:鲁新闻办[2004]20号 | 互联网信息服务许可证:37120180017
    网站备案号:鲁ICP备09012531号 | 鲁公网安备 37172902372011号
    Copyright© 2004-2012 heze.cn All rights reserved.中国菏泽网
    苍井空福利小草午夜福利
    <li id="uzqva"></li>
    <tbody id="uzqva"></tbody>

  • <dd id="uzqva"></dd><dd id="uzqva"></dd>